马来西来前总理:知识是穆斯林强大的有效工具

时间:2018-03-08 08:17 来源:中正网 作者:伊斯兰网站之家 点击:


作者:马哈蒂尔(马来西来前总理)

译:金维德

 

          当今穆斯林处境如何?我认为穆斯林世界正处在最低潮状态,而且有可能继续衰退和下降。我的这种看法并不过分。自从土耳其穆斯林王国由于欧洲各国的猛攻而衰落以来,穆斯林世界不仅被分解为一些弱小无力的国家,而且从来没有得到恢复,更谈不上在世界舞台上重建自己的形象,各个穆斯林国家都未能取得任何进步和影响。

 

          事实上,对土耳其王国的许多民族来讲,当时他们为了摆脱土耳其的统治才和欧洲人合作,而结果仅是把殖民者从土耳其人改换为英国人和法国人。随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才艰难地设法从欧洲殖民统治下解脱出来。

 

          独立并没有使他们发展和重新取得原穆斯林王国的政治影响。相反,他们一直忙于解决国内的问题,这些问题阻碍了他们取得任何进步。甚至当他们经济富裕时,他们仍然不能在国际事务影响方面取得任何进展。在全世界发达国家中简直找不到一个穆斯林国家。

 

          当工业革命发生时,穆斯林世界尚未被分解。但是那时穆斯林作为一个整体,对这场革命既无认识也未反对。在很长时间中,工业革命的许多成果不论在物质利益还是制度方面都没受到穆斯林的重视。

 

          我们不仅错过了工业革命,而且还错过了工业革命带来的发展机会,我们还以怀疑的眼光看待它们。但是,穆斯林在他们早期确是追求知识的,而且在穆斯林伟大的王国和文化的辉煌年代,还涌现了一批伟大的数学家、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等科学家。事实上,当时穆斯林王国的伟大和文化的辉煌一部分是来自这些学者和知识探索者的努力。

 

          可是后来,知识仅仅被局限为宗教知识,而学习其他的知识则或者被看成是有罪,或者被看成是缺乏功德,即在后世不会增加善功。于是人们除了重视宗教知识外,忽视了对其他知识的追求。一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忽视对其他知识的追求,而且穆斯林学生在学习这些非宗教知识时会感到有罪,并力图通过把尽可能多的时间奉献给各种所谓的伊斯兰活动来补足自己的善功。其结果则是穆斯林学生很少能在科学研究方面取得优异成绩,而这些科学研究在穆斯林世界与非穆斯林世界竞争中又是必不可少的。这些学生毕业后当然不能为恢复穆斯林昔日的辉煌作出贡献。尤为糟糕的是他们竟然没有作这种贡献的动力。

 

          伊斯兰的重要基本教诲之一就是必须以武器装备自己,加强防御能力,从而使敌人畏惧,这样才能保卫穆斯林“乌玛”(社团)。这个教诲显然被忽视了,因为全世界仅有1300万的民族竟然能够打败13亿的穆斯林。事实上,几乎任何国家都能压迫任何穆斯林国家,而穆斯林国家除了喊叫和呼吁公平以外,什么也不能做。这些就是现在穆斯林世界处在希望渺茫的衰弱和落后状态的原因。那么,知识能不能使穆斯林在政治上具有力量呢?当然能够。但是,人们必须记住!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其原因都不是单一的。因此,穆斯林落后的原因并非仅是缺乏知识。而穆斯林具有力量也不能全靠掌握知识。当然,不去运用知识,则肯定会使穆斯林得不到任何好处。

 

          与求得知识相伴随的另一个要求就是还必须有一个态度的转变——即心态和价值观的转变。无论我们在什么时候想通过求知加强自己,心态和价值观永远在支撑着我们。当今绝大多数穆斯林并不相信世俗的福利,包括世俗的安康。他们不相信穆斯林能像发达国家那样先进。换句话说,他们相信穆斯林现在正在复兴,其标志是虔诚的穆斯林愈来愈多,而且他们穿上了穆斯林模式的服装。

 

          我讲一讲关于我们对待工业革命的态度。我们对工业革命成果的怀疑是错误解释伊斯兰教诲所造成的结果。由于我们责令自己追求知识时,只限于宗教知识,于是,当要求我们保卫自己时,我们却不强调把穆圣告诫我们使用弓箭和骑术作为重要的武器。甚至当伊斯兰责令我们处事公正时,我们却只重视仪式而忽视了正义。很显然,我们的教诲并没有强调伊斯兰的重要内容,我们受到的教诲却是要我们维护宗教仪式胜过信仰的本质。

 

          在我们开始追求知识之前,我们必须懂得伊斯兰教诲中关于追求知识的原因和需要。我们常常被告知,我们不是为了知识而去获得知识,但是我们必须知道我们求得的知识在某一时期应当得到应用。当原子结构尚未对人类有用时,为什么我们要研究它呢?但是现在我们知道,由于我们没有对原子结构进行研究,以致使得我们在原子所产生的力量面前是那样的脆弱。

 

          我们必须破除仅仅学习伊斯兰宗教知识的概念。因为我们对其他知识的忽视已经造成我们缺乏工业化的能力,缺乏发明的能力,缺乏生产能威摄敌人武器的能力,缺乏保卫自己的能力。我们必须消除认为学习宗教以外的知识不能为后世增加善功的想法。如果我们求得的知识能够有助于我们履行伊斯兰的命令,保卫好我们自身,那么这样的知识肯定会增加我们后世的善功。当我们学习这些其他知识时,我们不必有罪疚感。我们确实应当把这种学习看成是伊斯兰重要的“伊巴登”,它的善功丝毫不低于学习宗教知识。说实在,我们能够学习宗教知识,首先要依靠保卫我们自己的能力。

 

          正是由于我们成功地转变了我们对待学习非宗教知识的态度,我们才能够认真地学习其它知识并达到敌视我们的国家所达到的水平。当我们达到这种水平并充分运用这种知识时,知识才能成为我们的有效工具。

 

          因此,正确地解释伊斯兰关于追求知识的命令是关键所在。我们一定不能再让有偏向的解释把我们引入歧途。这种有偏向的解释已经使我们失去了工业革命,抵制了机电产品,降低了我们保卫信仰和保卫自己的能力。我们必须接受当今生活中的现实。现在我们决不能再一次抵制那些已经普遍使用的事物了。

 

          伊斯兰不仅仅是7世纪基督教时代的宗教,它是一切时代的宗教。随着时代的变迁,事物也发生了变迁。在伊斯兰传播1400多年以后,我们不能期望像7世纪时的同样环境和同样条件下生活。如果我们正确解释伊斯兰,那么伊斯兰已经为这种变化作好了准备。在伊斯兰教义中,有许多教诲都是考虑到所有情况的。

 

          有一个马来西亚妇女的故事,她到欧洲一个国家去,当响礼时间到来时,她正在一家餐馆。她为了不错过响礼,就在餐馆的厕所里做了礼拜。显然这位妇女没有受到这样的教诲:当一个穆斯林离家外出时,她(他)可以在某番拜的礼拜时间以前或以后奉行拜功,也可以减少礼拜的拜数以及把两番拜合并在一起礼。真主为了不让我们困难赐予我们这种方便。而正是我们自己却不享用真主方便我们的恩典。这并非伊斯兰阻挠了我们的进步,而正是我们所接受的错误又死板地解释才阻碍了我们的进步。

 

          同样,在教育中,在追求知识中,造成穆斯林在许多关系到他们自身福利的知识中处在落后状态的原因,不是在于伊斯兰,而是在于对伊斯兰的狭窄解释。当然,知识可以成为我们政治上的有效工具。但是,除非我们学会如何为我们的优势和改善我们的生活而运用知识,否则的话,单纯的知识无法使我们实现任何目标。

 

          如果知识成为我们的有效工具,那么,它就必须有助于我们经济、社会和稳定的需要。知识不是静止的,它是始终处在不断积累和不断扩大的过程中,因此,对知识的追求,必须是持续不断的。必须有专于某一领域的专家们。在追求知识中,必须有分工,有些人要专责科研,有些人要专责数学、医学等不同的学科。

 

          在13亿穆斯林的群体中,每个知识领域都可以追求,而新的领域则需要不间断地探索。当然,始终要有相当数量的人学习宗教知识。在乌玛(社团)中的分工不仅会使社会具有力量,而且会使社会保持平衡。

 

          探索新知识不必留给社团以外的人去做。过去,由穆斯林领先的知识,被欧洲人学会后,使得他们有力量发展他们的工业,至今,曾是穆斯林开创的“算法”,现在正被用于集成电路的设计。正是这种“算法”才使信息技术中的软件和硬件成为可能。但是穆斯林自己却未曾利用他们祖先所开创的知识。更为不幸的是,在许多情况中,我们甚至尚未掌握。

 

          既然我们能学会应用这些知识,那么就没理由说我们不能掌握和运用新知识。如果我们能够再一次掌握新知识,我们就能像过去穆斯林领先并主导许多知识领域那样,重新取得对其他人的优势。那些到别的国家去开创新知识的穆斯林移民,仅仅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国家不能为他们提供机会和条件。

 

          很明显,当我们进入领先阶段时,知识就意味着力量。甚至在达到这个阶段以前,对知识的掌握也会使我们在同等的情况下与其他人竞争。当然我们有能力把我们从目前非常不利的位置提升到有利的位置。

 

          求知并学会运用知识和技术这一过程将花费相当的时间。我们必须记住。知识不是静止的,知识始终都在运动着。尤其现在,新知识的发现和发展可以用指数函数来表示。获取知识需要时间,我们必须要有耐心,可能十年,甚至一百年。一定要记住,过去伊斯兰文化处在颠峰的辉煌年代时,欧洲人花了几百年时间才赶了上来。但是他们不仅赶上了,而且还超过了我们。

 

          现在,我们需要奋斗相当长的时间。但幸运的是,现在知识不像以前那样隐蔽了,大部分的知识都很好地记录下来并易于运用。除国防知识外,现代技术已使所有知识都能方便地学到手。下一个问题是知识的广度,我们必须分配我们的人力,以便能全面学习国内和国际上各个领域的知识。

 

如果我们准备克服我们求知过程中阻碍我们的所有问题,如果我们有耐心。那么,真主意愿时,知识将成为我们有效的工具。赞成知识是我们政治上有力工具是容易的,但仅仅赞成不会使我们前进,我们确实需要更多的研讨会,通过研讨得出明确的结论。我们需要行动,而我们应该如何行动来实现目标乃是我们需要倾心倾力思考的问题。

 

 

请分享这个页面,愿真主回赐你  

上一篇:你们多施舍吧     下一篇:天堂在母亲的脚下!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