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穆斯林会遭受挫折和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时间:2017-11-05 19:48 来源:未知 作者:伊斯兰网站之家 点击:
11.jpg
伊斯兰曾经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传遍极其广袤的地域,这是什么原因?而穆斯林当今却又遭受挫折和失败,这又是什么原因?
 
穆斯林可以解释为一个信仰真主和真主制定的信仰原则,从不怀疑、反对这些原则,心悦诚服、献身主道的人。也就是说,穆斯林就是一个能够在自己的个人、家庭和社会生活中全心全意、忠贞不二地履行真主的诫命的人。然而有些时候,穆斯林可能没有找到机会充分地代表伊斯兰。即便如此,如果人们是因为热爱并渴望代表伊斯兰,在内心希望以伊斯兰为生活方式,那么,如果真主意欲,他们不会为集体的失败而承担责任,他们将不会受到责备。任何一个复杂精微的机器,如果被拆的七零八落、弃之不用,随着时间的流逝它的用途都差不多会被人们忘记,那么要想再重新启动这个机器,就必须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如果这个机器是一种生活方式,牵扯到承担责任和重担,这些责任虽然长期来看是愉悦安逸,但是短期来看却意味着艰苦辛劳,试想想这台机器的重新启动要花费多大的努力?要想重建这样的生活方式,要想赢得全社会而不是某几个人的赞同,这该是多么地艰难?而且,如果人们意志坚定,真心诚意、下定决心要重启这台机器,结果他们的努力没有、也不可能取得成功,那么也是情有可原。人们胸怀渴望、矢志不渝地追求这个目标,视之为生命攸关的大事,那么如果目标没有实现,他们肯定不会为此失败而受到问责。实际上,如果要免于承担责任,就要彻底遵循伊斯兰的生活方式,或者心中怀有对伊斯兰的生活方式强烈渴望并使之成为现实。任何违背此举意的行为都将遭到今世和来世的报应。在今世,人们将会因为远离伊斯兰的生活方式而遭受降格、堕落的后果;他们将会受到罪罚,在社会,政治,商业,军事等生活的各个领域中都受制于不信道者的权力和约束,在知识和技术领域也将被远远地抛在后面。在后世,他们将会因为这种失败和臣服于不信道者而遭受拷问和严厉的刑罚。
 
在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穆斯林在各个领域里经历了文明的崛起并取得了最高的成就。在正统哈里法统治时期,这种崛起带有崇高神圣的性质。在伊斯兰教历第一个世纪中,那些追随先知的人们才是伊斯兰的生活方式的真正代表。真主的使者曾就这一时期说:"
 
在我之后,穆斯林的军队将会到达城池之外,然后有人问,"你们当中有没有人见过先知?" 回答将会是肯定的,然后大门将为他们敞开。他们的后继者也将进行圣战,他们也会被问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人见过那些曾经看见过先知的人?"他们会回答说, "有。"于是城池将被他们征服。然后到第三代,当他们被问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人见过那些曾经看见过圣门弟子的人?"当这个问题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真主也会相助他们征服。"
 
布哈里和穆斯林圣训集中也有记载,关于之后的三代人,真主的使者说:"你们当中最优秀的是生活在我这个时代的人,然后是他们的后继者,再次是他们的追随者们。"
 
这三代穆斯林严格遵循先知的教导,相应地,也被赐予了辉煌的胜利。
 
回顾伊斯兰的历史,我们发现历史事件能够印证先知的言论。四大正统哈里发在位三十年。第三位哈里发奥斯曼在位时期,穆斯林遍及世界的各个为人所知的角落。他们曾远到咸海,而在相反的方向又远到东亚细亚半岛的埃尔祖鲁姆(Erzurum)。当时的情况虽然有差异,意见也并非完全统一,但是与不信道者进行圣战的精神是坚不可摧的,一直在激励着穆斯林的奋进意识并不断地前进。在那一个时期,穆斯林彻底征服了非洲北部。优固拜·伊本·纳菲是那场战斗的穆斯林统帅,死的时候年仅50岁。但是这场战役在他的有生之年胜利完成了,并且成功地让所有的柏柏尔人臣服于他。当他策马来到大西洋的边上,放声高呼:"啊,真主啊!如不是这黑色的海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将把你的尊名,将把光明的源泉,传递到世界上最为遥远的角落。" 在那个时代,穆斯林们还没有当今这种可以在任何天启状况下运行的轮船和飞机。他们行军主要靠骑马或者步行,遇到河流就扎木筏渡过。即便是在这种工具匮乏的状况下,穆斯林们依然千里奔波,转战世界各地,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征服了极其广袤的疆域。
 
无论圣门弟子们征服到哪里,他们的足迹所到之处,在那些远离阿拉伯半岛"腹地"的遥远国度,如达吉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时至今日依然有穆斯林民族。他们的清真寺依然运转良好,有传统的宗教经学院,在培养学者和科学家。从布哈里到穆斯林,从穆斯林到铁尔密兹,从伊本·西纳到法拉比,这些人曾经是,而今依然是公认的他们各自领域的杰出代表,因为在那些土地上,伊斯兰就是生活的纲领,伊斯兰就是行为的指南。我们坚信伊斯兰的道德、精神和思想的卓越与辉煌将会再次在这些地方大放异彩,穆斯林也将重新获得自己在世界上曾经有过的位置。
 
圣门弟子们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征服如此众多的地方,这其中自然有原因和意义。首先,圣门弟子们是全身心地献身于伊斯兰的事业。从他们的敌人们所持的浅薄观点来看,这些人都是些疯子——的确,他们的成就令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比如,先知出走麦地纳之夜,敌人们包围了先知的住所,意图众人用乱剑砍死先知,而当时躺在先知床上的是阿里。阿里这样做是因为他愿意接受被砍死并肢解这样的危险。但是当多神教徒们发现躺在床上的不是先知,而是一个愿意接受这样的牺牲、毫不贪恋余生的17岁男孩子时,他们手中的剑停在了空中。再举一个例子。多神教徒们听到牲畜和家养的动物们嚎叫不止,阿布·加黑尔和其他的多神教徒们爬到阿布杜拉·伊本·加什的房顶上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结果他们大吃一惊。全家人都放弃了家产,准备追随先知前往麦地纳,什么都不带,毫不犹豫,只想着迁徙到麦地纳,和先知在一起。于是阿布·加黑尔对阿巴斯说:"真是奇怪啊!你的那个堂弟居然能够在我们当中造成如此严重的分裂,真是无法解释、无法理解。"家园,货物,家仆,妻子,儿女,一切都抛弃了,不要了,就是为了真主、真主的使者和他所带来的讯息。多神教徒们怎们可能理解这些呢?
 
艾卜·拜克尔从麦加迁往麦地纳时,只身前往,家人一个也没有带,自己深爱的孩子,妻子和父亲都留在了麦加。奥斯曼的妻子是先知的爱女鲁给叶,他在迁徙时也没有带。鲁给叶可是先知的掌上明珠,我相信,如果说鲁给叶需要一条人命,那么每个穆斯林都会争相为她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且恨不得献上一千次。然而,鲁给叶被留在了麦加,奥斯曼只身去了麦地纳。这就是当时人们对先知的忠诚程度。
 
乌尔瓦·本·马苏德结束了和先知的谈判,返回麦加后对人们说起圣门弟子们对他们的事业的忠贞不渝和对先知的热爱,他说:"众人们啊,我曾经作为使节见过很多国王——,见过凯撒,见过考斯罗(Chosroes),见过尼格斯,但是我从没有见过一个国王会像穆罕默德那样受到他的民众那样的爱戴。如果他发出号令,他们会加倍执行;如果他洗小净,人们为了得到他用过的水几乎都要打起架来;他开始讲话的时候,人们都静听,连大气都不出一声;人们尊敬他,都不正眼看他,在他面前恭敬地低下头..."
 
然而,先知要求人们见到他以后不要站起来。他说:"不要(因为见到我)站起来,这是波斯人的做法(他们见到长者要站起来)"。正是因为先知身体力行、处处谦逊,他的品级才不断升高,甚至超过了天使。据传述,先知第一次看见大天使吉伯利时,非常害怕。然而,一个热爱先知的圣徒说:"如果吉伯利能够理解哈给格体·艾哈迈迪耶(穆罕默德的真理)的奥秘,他会昏死过去,直到清算日才会醒来。"在侍奉真主、顺服真主,与真主的关系方面,先知的地位节节升高。然而,他的地位越高,他越发地谦逊。他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的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如果有人对他稍有特殊礼遇都会让他感到不安。
 
在那个时代,圣门弟子们深深地热爱着先知,与先知融为一体。先知曾经说:"你的血液就是我的血液,你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当时他们的关系之和谐融洽,可见一斑。当传播伊斯兰、在异地他乡代表伊斯兰的时机到来以后,需要背井离乡、远离故土,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问为什么。他们毫不犹豫地走马上任,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回顾一下自己的家庭。他们一想到要死后葬身故土,就害怕地浑身发抖,更别说让他们想着回家。他们举意只为真主而迁徙,唯恐玷污了这纯洁的举意。赛义德·本·阿比·万嘎斯在麦加发高烧,他非常伤心。先知问他为何伤心,他说他已经迁徙到了麦地纳,现在担心自己会死在麦加,这会影响他迁徙的完美。
 
在一次向卡巴尔进军的时候,先知不愿意带上阿里,因为他眼睛有点微恙,但是阿里不愿意被留下。他说:"真主的使者啊,你难道要让我留在后方,和妇女孩子们在一起吗?"结果他参加了那次战斗,而且英勇杀敌,攻克了卡巴尔。
 
有一次,先知在离开麦地纳出征之前任命乌穆·马克图穆为他出征期间的管理者。这是一个盲人,所以免于出征。其余留在后方的都是妇女和孩子。数年后,当乌穆·马克图穆得知穆斯林将要和波斯人开战,他虽已年迈,但是依然加入了行军队伍,希望能够参加前方的战斗。有些穆斯林,尤其是穆吉罗·伊本·舒巴,想让他远离前线,但是乌穆·马克图穆找机会对穆斯林的统帅赛义德·伊本·阿比·万嘎斯说:"穆吉罗·伊本·舒巴想阻止我为主道而战斗。如果你们还要阻止我战斗,阻止我为主道而牺牲,我就去找哈里发欧默尔告状!" 为什么告状呢?因为有人阻止他为主道捐躯!当他被问道能做些什么,他说:"不错,我的确是个瞎子,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我举着旗帜向前走。所以我要为军队扛大旗。"他真的在寻找机会,而不是摆出理由为自己开脱,并且真的上了前线,扛着大旗,勇往直前,而且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成为卡的西亚战役中的烈士。
 
圣门弟子们就是这样一群人,为了将伊斯兰能够传播到其他的土地上,他们蔑视主道上的危险,而且为了真正的信仰渴求一死。
 
阿布·塔尔哈年迈体弱,已经弱不禁风了,可是当他听说军队要前往塞浦路斯出征,他就叫来自己的孙子,对他们说他要出征:"我听先知说穆斯林必将征服塞浦路斯,我看现在是时机已到,我现在要参加这次战役。不过我已经无法自己骑马了,所以你们就把我绑在马上,绑紧,别让我掉下来。"他的孙子不想服从他爷爷的意愿,说他年纪很大了,可以免于战役,不会因为不参加战斗而受到责问。但是他回答说古兰经文要求人们为主道而战斗,并没有区别老少;他以绝对的意义来解读古兰经文。最终,他的孙子没法说服他,阿布·塔尔哈如愿参军。但是他毕竟是太老了,征程没有走完就归真了;但是毕竟他获得了希望在这个世界上获得的东西。也许他在临终前说:"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我想要的,你赐予了我。"
 
还有一个圣门弟子,阿布·阿由布·安萨里,曾经在家中招待过先知。先知第一次到达麦地纳时他已经娶妻生子了。他后来也在孙子的掺扶之下爬上马背,追随统帅雅兹德远征伊斯坦布尔(君士坦丁堡)。自从先知到达麦地纳到穆阿维叶统治时期和雅兹德担任统帅时期,这中间有四五十年的时间了。到达伊斯坦布尔时阿布·阿由布大概也有75到80岁了。
 
我们现在不妨停下来想一想,这些圣门弟子们究竟想要什么?有很多古兰经文和先知的言论都在赞美他们的美德和优秀品质。真主把他们称为"援助者"和"迁士",并赞美他们。他们的名字甚至在《圣经》的新旧约中都有预言。他们听先知说,伊斯兰的胜利之军将会到达欧洲的大门之外,而且预言君士坦丁堡(现在的伊斯坦布尔)将会被穆斯林征服。先知说:"君士坦丁堡必然要被征服。指挥这次征战的统帅有福了,他的军队有福了。"为了不辜负先知的鼓励,穆斯林们做出了不懈的努力。7
 
君士坦丁堡是一个广阔区域的典型代表,先知这样做是要求穆斯林将伊斯兰传遍全世界。所以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加入先知称赞的军队并寻求真主的喜悦。他们含辛茹苦,历经艰险,并没有其他的动机和抱负。因为先知已经指出了这支军队在真主眼里的重要性,所以圣门弟子们争相加入。
 
一心要成为先知所赞扬的对象,怀着这样的期望,阿布·阿由布·安萨里(哈立德·本·宰德)在耄耋之年从麦地纳出发,远征伊斯坦布尔。穆斯林围城数周数月,而胜利依然没有降临。就在这时,阿布·阿由布·安萨里已经精疲力竭,生命垂危。他一直在不停地问"有没有胜利的消息?"后来,三军统帅意识到这位真主使者的伙伴将不久于人世,就问他还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阿布·阿由布·安萨里说:"带着我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如果可能的话,就把我埋葬在君士坦丁堡城内。我们来征服这座城市,但是我看我是无福享受这次征服了。但是我坚信,先知的预言必将实现,城池必将被(其他的穆斯林)攻克。所以,我希望能够死后埋在那里。我在坟墓中听听他们刀剑盾牌的撞击声音也会让我满足。至少让我听听那些有福战士的欢呼声。"大约五六个世纪之后,伊斯坦布尔被奥斯曼统帅攻克了,这个统帅的名字叫穆罕默德(麦赫麦德),时年22岁。旧历史的结束,新纪元的开创,前定的曼妙展示,先知的预言实现。欧洲的铁门,有如卡巴尔一役,昔日固若金汤,今朝轰然倒塌。苏丹麦赫麦德成为征服者,获此殊荣,获此恩赐,可以说是伊斯兰精神的杰出代表;阿  
 
布·阿由布·安萨里希望听到的胜利的欢呼声中,就有他的声音。
 
真诚虔敬、全身心地致力于引导、启发他人或者以他们所拥有的(物质财富或者投身战斗,将生命和财产用于主道)进行奋斗的人,可以征服世界,统治世界。先知曾在一则圣训中说,穆斯林一旦开始贪生怕死,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会一样一样地失去。在世界历史上,我们曾经在众民族中拥有崇高的地位,举足轻重,直到近两三个世纪以来,这种状况才开始改变。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这样的地位。对此只有一种解释:当我们拥有伊斯兰精神时,我们是无往而不胜的,而且我们很好地保持了对真主的敬畏、顺服和侍奉。在我们开始衰落的时候,我们的灵魂被死亡所俘获,遭受死亡的奴役,我们变得贪生怕死,弱点太多,野心太多,牵挂太多,瞻前顾后,患得患失。
 
昔日的穆斯林们,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将天启正教传播到了所及之处,并建立了最优秀、最高尚的治理模式。他们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全部身心、全部物质财产用于主道,那会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无论他们来自那个国家、何种民族,我们在这些伊斯兰世界所培养出来的英雄中能够看到同一种精神。他们鄙视个人享乐,但是以改善他人生活为乐。他们唯一的追求就是作为信士和追随者,传播他们所虔信的正教,他们视此宗教归属为最高荣耀。
 
在塞尔柱王朝时期,奥斯曼帝国时期,还有其他的国家中,一些统治者,如阿尔帕斯兰(Alparslan), 克力卡斯兰(Kýlýçarslan), 穆拉德·胡达文迪格(Murad Hüdavendigar), 征服者麦赫麦德, 赛里木一世(Selim I), 撒拉哈丁·阿由比(Salahaddin Ayyubi), 等等,还有很多其他人,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同样的精神和意识。
 
塞尔柱王朝的苏丹阿尔帕斯兰,曾在1071年击败拜占庭人,从而为穆斯林打开了小亚细亚半岛和广袤的拜占庭疆域。马拉兹戈尔特(Malazgirt,Manzikert)战役是历史上具有决定性的战役之一,他在此次战役之前发表了一次演说,并在结束时做祷告说:"主啊,请让我今天所穿的白衣白袍成为我的裹尸布吧!"那些穆斯林上战场,与其说是要成为胜利者,还不如说是要成为烈士,就是要证明他们在战斗之前已经穿上了裹尸布。他们就是这样毫不犹豫地做好杀敌的准备,面对数倍于他们的敌人,坚定不移。最后的结局是,穆斯林胜利了,敌人们失败了,被俘虏了,甚至皇帝罗马纽斯·戴奥真尼斯也都被俘虏了。苏丹说他不是很高兴,因为他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 他想要成为一个烈士。我们相信他说的是真心话。
 
奥斯曼的苏丹穆拉德·胡达文迪格整夜地祈祷:"主啊,让我的军队胜利,让我成为一个烈士吧。"然后他就和科索沃的塞尔维亚人展开了战斗。他的祈祷被真主接受了,他打败了塞尔维亚人,看见了自己的军队的胜利,但是在他视察伤兵时,被一个塞尔维亚人刺死了。他躺在地上,有人问他还有没有遗愿。他说:"决不要下马。"然后他就归真了。他所表达的意思是决不要放弃为主道的战斗,一定要不断地推进正教。
 
他们具有如此高尚的品质,他们所建立的优秀国家享有崇高的威望,在世界权力的平衡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其他的国家仿效他们,对自己国家内部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和规范。他们在真理的道路上不遗余力,鄙视真理以外的东西,在做所有的计划,处理日常事务中总是首先考虑到真主。对于每一件事,他们都按照真主的意愿去做,寻求真主的喜悦,所以他们是崇高事业的坚决拥护者。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真主保护我们的边境不受任何侵犯,而我们曾经过了一段荣耀高贵的生活。当我们失去了这些美德,这样的精神,我们就处处受包围,不断沉沦,最终被我们的敌人俘获。我们首先失去了精神和思想,然后失去了尊严和荣耀,然后我们在生理上,物质上就死亡了。
 
如果我们想要重新振作,重新完美地代表伊斯兰,就像我们过去所做的那样,那我们就必须复兴那些曾经使我们的前辈获取高品的元素 ,要复兴所有这些元素,而不能或是其中任何一个 。因为真理是:...人类一无所有,只有他们的奋斗(Najm 53:39).

推荐